苹果签名苹果也是数据监视经济重要组成部分


      苹果也是数据监视经济重要组成局部外媒报 道,苹果公司是隐私权直言不讳的支持者,这是件好事。但这并不意味着它本人的行为历来不会遭到批判。

  苹果曾采取多项鼓励措施来保卫个人数据隐私权益,关键在于它有这样的才能。苹果的中心业务——手机、笔记本电脑以及效劳,都不依赖于搜集用户的个人数据来赚钱。苹果之所以高调议论维护隐私的问题,是由于它希望用户在本人的iDevices上存储越来越多的敏感个人信息,如挪动支付凭证和医疗数据等。
 

  但是,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在《时期》杂志上撰文论述维护隐私的新观念提示人们,苹果的业务并没有完整脱离个人数据经济,或者像有些人所说的“数据监视经济”。

  库克在文中曾提到:“我们以为,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应该树立数据中介交流中心,请求一切数据中介商停止注册,使消费者可以跟踪捆绑和出卖其数据的买卖,并赋予用户按需自在、轻松、在线删除本人数据的权利。”

  库克的主见听起来不错。这将使像Axciom这样的大型数据公司走出阴影,进入监管机构和公众的视野。但有些人并不肯定,库克是不是传播这种信息的适宜人选。他绝非提出上述政策或倡议的无私人士,苹果在其间可取得明显的财务益处。

  “观念”专栏作家希拉.奥维德(Shira Ovide)写道:“需求留意的是,苹果每年从谷歌那里取得数十亿美圆收入,以此支持谷歌的数据采集、追踪以及在线广告业务。令人感到奇异的是,库克没有在其《时期》撰文中提及这一点。”

  对苹果隐私立场的任何剖析都必需供认,该公司永远不会在评论文章或广告牌上提到两个关键事实:

  不可疏忽的真相之一:Facebook是个人数据的两大收买者之一,也是苹果应用商店历史上最受欢送的免费应用程序之一。与谷歌一样,苹果也是它的两个主要分销商之一。

  不可疏忽的真相之二:除了Facebook之外,谷歌也是个人数据的主要收获者,它付钱给苹果,以保存其作为iOS默许搜索引擎的位置。美国投行高盛(Goldman Sachs)估量,2018年这笔费用高达90亿美圆,2019年可能升至120亿美圆。

  苹果需求这笔巨款。iPhone的销售正在放缓,而谷歌的费用可能协助苹果填补这一空缺,后者将越来越依赖于“效劳”业务。

  苹果可能会说,它协助Facebook和谷歌分销产品是合理的,由于它的客户想要这些产品。假如没有方法在iPhone上运用Facebook或谷歌,这对苹果销售肯定不会有什么益处。

  那么,我们能否应该将苹果本人的产品和效劳(忠实地尊重隐私)与为其他公司分销的产品辨别开来,毕竟其他公司不像苹果那样做?或许应该这样。

   Moor Insights&Strategy首席剖析师帕特里克.摩尔希德(Patrick Moorhead)表示:“我以为公平地说,苹果推出的每一款产品都力图尽可能维护用户的隐私。这家公司并不圆满,而且犯了几个错误。但(他们)做得很好,我把它和微软相提并论。”

  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苹果在隐私问题上的立场不会让人感到太绝望,即便它有点儿复杂。该公司在华盛顿具有强大的发言权,在特朗普时期,国会民主党人可能需求得到一切协助,才干在2020年之前经过意义严重的数据隐私立法。

  但我们也不要天真!苹果在公收场合所做的和所说的话,一直是旨在增强其各种业务的慎重脚本的重要组成局部。科技公司的利己主义利益和维护消费者的崇高愿望并不总是互相排挤的。就苹果和隐私而言,它们可能会很好地整合起来。